张学良与郭松龄当妈当成了神经质,我也没法控制啊-柚子妈育儿记

当妈当成了神经质,我也没法控制啊-柚子妈育儿记



没当过怨妇的女人,都不是好妈妈。
上周一柚子妈向大家请假,因为心情不好,没有写推文。
很多宝妈都在后台问出了什么事,安慰柚子妈不要着急,因为不能一一回复大家,柚子妈写下这篇文章,以感谢大家的关心。
上周,因为某些特殊原因,婆婆要带着柚子和橙子回江西老家,柚子爸贴身陪同,顺便承担保镖+保姆+司机的重任。
说实话,自从生了这两个小家伙,我就像戴上了枷锁(而且还是心甘情愿的那种),早就不记得自由是啥滋味。
想想五年才换来一星期的假期,等下次还真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再说,有柚子爸这个“超级奶爸”在,能有啥事。
于是,爽快的放行。
柚子爸车一驶出小区大门蚌埠万达影讯,我就在家里炸开了锅,兴奋的跟闺蜜们打电话,约看电影,约下午茶,甚至定了个短途旅游,想趁此机会把那些失去的时光都补回来相思病的症状。

这不,下午跟闺蜜乐悠悠喝完下午茶,顺便去看了场电影,还没走出电影院大门,柚子爸的电话来了。
柚子爸说:橙子发烧了。
我愣了。
柚子爸以为我没听见,连着说了三次:橙子发烧了!!!
“你们怎么搞的,两个大人,照顾不好一个孩子!”突然地羞愧造句,我就那么大吼起来,人还站在电影院门口。
柚子爸赶紧说只是低烧,但橙子的精神很好,也没有流鼻涕什么的,可能是车上的空调有些低。
柚子爸不解释还好,一解释我更找到发火的理由了:明知道车上有孩子,还把空调开那么低,你就是故意的……
闺蜜赶紧把我拉到一边,低声安慰我不要着急,这么多人看着呢位面商行。
我也知道自己的反应过了点掉脑袋机械舞,跟柚子爸说让他赶紧给孩子量量体温,不行就去医院。
谁知道柚子爸给我丢过来一个更“爆炸”的消息:家里没有体温计!
刚刚冷静下去的神经,噌的一下就断了:家里没有药店都没有吗?你是干啥吃的……
整个大街上都是我连哭带嚎的声音,闺蜜一看情况不对,一把抢过了电话……
在我的“命令”下,柚子爸每隔半个小时就给橙子量一次体温,一直折腾到晚上12点,橙子睡着了,才消停。
橙子睡了,我却不敢睡,一直盯着手机,生怕柚子爸会打电话来,说橙子的体温升高了!
我也不敢主动给他打电话,我怕自己的焦虑影响到他们,让他们恐慌,越急越乱,只好就那么生生熬着,忍着。

直到第二天早上八点,柚子爸打来电话芳飞剪发网,说橙子烧退了,我才长长出了口气。
放松下来,我开始后悔查文斌,不该对柚子爸发火,他爱孩子不比我少,孩子发烧他比我还心疼庹读什么,也更自责,我应该体谅他。
我也承认,自己的反应有些过了,孩子生病是很正常的事,我不应该这么情绪化。
后来我想想,之所以这么失态,一方面是橙子生病我焦急,所以情绪有些不稳,更多的则是自责,责怪自己没有尽到当妈的责任。
在婆婆说要带柚子和橙子回家的时候,我就应该想到橙子这是第一次回老家,第一次离开妈妈,会不会水土不服,会不会不习惯,会不会哭着找妈妈。
甚至如果我在他们走的时候能多叮嘱一句,车上有孩子,不要把空调开那么低,张学良与郭松龄橙子或许就不会发烧。
所以,我气自己心里只惦记着那点自由,要是能多想一步,孩子就能免得受罪。
我一直期望当孩子遇到问题时能第一个站在他们身边,能保护他们,能做他们坚强的后盾,可为了那点自由,我就投降了!
我也一直期望自己做不了最优秀的妈妈,但起码能做一个负责任的妈妈,但同样没有做到,于是,我否定了自己祁汉谢梦,并把自己的自责和焦虑转嫁到了他人身上。
就是这种自责感,让我否定了自己以前的付出,变成了神经病。

记得当初柚子出生的时候,由于产程长,柚子吸到了胎粪,一出生就被送到了新生儿科,后来又因为黄疸高,直到我要出院了,他还需要在医院待几天。
我出院前去看他,他被护士抱出来的时候,蒙着眼睛(正在照蓝光)。
我喊了一声“柚子”,这是他出生后我第一次叫他。他大概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小脑袋偏向我这边。
我看到他前面的头发全被剃光了,头上扎着个滞留针头,还有好多个大大小小的针眼胡寅寅。
我的眼泪哗哗哗的往下掉,要是我能忍着点痛,将他早点生出来,他怎会受这么多罪?
柚子爸在旁边安慰我,放心,有医生在男模丁一,没事的,你刚生完孩子越古遗情,不能哭。
我恳求医生让我抱抱柚子,可医生说医院有规定葛健颖,不能抱。
我的情绪再次崩溃,从出生到现在,整整一个星期了,我都没抱过他,其他的小孩,都已经偎在妈妈怀里吃奶了!
回到家里,婆婆劝我赶紧休息,等柚子回家就没时间休息了。
可我怎么也睡不着,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柚子头上的针头,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医院里,没有爸爸妈妈陪伴,怎么办?
一个护士要照顾几个孩子,要是他哭了刘冠希,被护士虐待怎么办?
要是有坏人趁着医生忙碌,把他抱走了怎么办?
要是医院突然失火了,医生来不及救那么多孩子怎么办……
一切不好的画面,直往脑袋里涌,似乎随时都会发生恐怖的事情,伤害到我的柚子。
我逼着柚子爸去新生儿科门口守着,以防有人虐待柚子,以防柚子被人抱走,柚子爸没办法,只好每天像傻子一样坐在医院大厅里,差点被保安驱逐。

柚子爸曾经开玩笑说,咱家现在有两大惹不起,一是家里的煤气瓶,一是柚子妈。
我也承认,自从当了妈,以前那个从容优雅的柚子妈已经不见了,小小的一件事,都能被我无限放大,搅得家里鸡飞狗跳。
其实我自己又何尝想这样,何尝不知道这样会伤害一家人的感情韩王成,我也想温柔,也想淡定,可明白是一回事,做到是另外一回事。
尤其是看到孩子因为自己的失误,或者自己的无能为力而受罪,那种自责感就是将天都捅个窟窿,也平息不了。
开这个公号的时候,柚子爸说你的脾气啊,以后得改改了,你说你还要指导别人怎么带娃呢,你自己都这个样子,怎么让人信服?
我问他,那你说我没生孩子前为啥脾气那么好,生了孩子就变成了这样中国浔阳网?
我也不想闹,也不想变怨妇,可当妈这个身份,啥时候又给了我们气定神闲的空间呢?
一切,都因为我们太在乎那个小生命啊,黄瀛漩所以,我们心甘情愿戴上情感的枷锁,把自己锁起来,然后,一点点沉沦。


推荐阅读:
我发誓,养女儿压力小这绝对是个伪命题
“早恋”是什么鬼?别再拿成人的思维亵渎孩子了!
论:到底是你上了大学邓伟杰,还是大学上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