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荣简介卷十九 历世真仙体道通鉴-道德经之旅

卷十九 历世真仙体道通鉴-道德经之旅
历世真仙体道通鉴卷十九
王长
真人王长,不知何所人也。从张正一真人学,真人往云锦山,散群弟子,惟王长习天文、通黄老,留侍左右。长遂负书行歌,同真人往云锦山,日侍真人,服丹战鬼,积行累功。后于渠亭山,真人一日指长曰:“惟尔累世种善,宿有仙骨,可与成就矣何天心。”遂尽得真人九鼎之要,白日飞升。
赵升
真人赵升,号鹿堂子,不知何所人也。始,张正一真人在蜀,升不远千里而来,愿执弟子礼。真人试以难者七事,而升终始如一。第七试,因取桃同王长投谷中,见真人坐琼状宝帐,遂拜授神丹宝经。后,事真人功行满备,白日升天。
臣道一曰:赵升不远千里而求师,守一诚而不变,志于道,忘其身徐紫云,忍辱含垢,坚节砺操,卒能得明师之旨,授参道德之玄微,积行累功,炼形轻举,观其志,其与傅先生之穿盘石不殊,后之学仙者,真可为轨范也。周继先《道德经》曰:“强行者有志。”其斯之谓夫!
张衡
嗣师张衡,字灵真,张正一真人长子也[一云字子平,颇精元象,学道。继出,仕汉为陇西刺史,迁侍中]。少博学,隐居不仕,有大名于天下。时,帝闻其有道,征为黄门侍郎,不就,不关世务,吐纳不食。于汉灵帝光和二年己未正月二十三日,以真人之法付子,师与妻卢氏得道阳平山,白日飞升。
张鲁
系师张鲁,字公期[《汉书》载:字公旗],嗣师长子也。好道,守真人之法,仕汉,历典农校尉,安民中郎将,汉中、南郑二郡太守。后隐身学道,以符法治病,致米一斗,疾苦立愈。久之,积米钜万,魏王闻之,遣使统兵来讨,弟子告师,师曰:“慎勿为惧。”遂同弟子登岭而望,见兵马四合,师以手版画地成河,怒涛汹涌,下临不测,兵不得度,使者复统水师至岸,师又以手版画其河中,辄出一峰高千余丈,兵不能进。使者回,具述其事[一云:建安中,曹操擅权莫天赐,将不利于汉室,鲁愤力不能讨操,遂拥兵据守。后,王建伯蜀,封鲁为扶义公。正以此也]。魏王遣使追谢,赍印绶,拜为梁、益二州剌史,镇南将军,封阆中侯,食邑三万户。师固辞不受,谓使者曰:“吾修道之士,世慕冲举,今裂地之封,非所愿也。请还印绶,无复再来。”后修炼,白日乘龙升天[一云:鲁于太白南峰解化,葬在褒城县南。后,姜维屯军蜀西山,与鲁相见在天雾中,良久,失之]。师有弟二人,长曰卫,次曰傀。卫历招义将军,好道,于嘉陵飞升;傀历南郡太守,弃官学道,久之,白日飞升。
张滋
张滋[《汉书》名富],字元微,系师长子也。辟丞相掾给事,黄门侍郎,历汉中太守,封昌亭侯。久之,得道,尸解而去。四弟:曰永、曰盛、曰溢、曰巨。永,字龄宗,历奉车都尉议郎,封楼亭侯,得道尸解。盛,字元宗,历奉车都尉散骑侍郎,封都亭侯。尝喟然叹曰:“吾先世教法,常以长子传授,而诸兄皆不娶,可使至此,遂无传乎?”西晋永嘉中,夜望大江之东,有瑞气彻天,谓其妻曰:“是可成吾丹矣。”乃弃官,南游至鄱阳郡,望之曰:“近矣。”即山行五日,至一处山岭,秀丽登无,喜曰:“吾得之矣超能强卫。”山顶有真人丹穴井灶存焉,乃昔日炼丹修养之地。遂就其井穴左右结庐,居一年,卢氏来寻之,遂与同居此山,得一子[一云:卢氏携一子自蜀来,处之山下]。居九年,丹成。一日,尸解而去。人呼其为龙虎子孙,多居山之东北。溢,字立宗,仕历牙门将军,驸马都尉,讨寇将军,汉中、南郑太守,阆中侯。久之,得道尸解。巨,字儒宗,仕历侍御史、安南正参、义阳太守。久之,得道尸解[一云:第四弟盛,第五弟溢,第六弟巨,第七弟梦得,字文宗,历谏议大夫,宗正得道尸解。今临贸白霞观有大灶山,灶山,世传天师四代孙炼丹得道处。宋朝陶弼有诗云:
羽客朝元地,遣坛古树中。
炼成丹灶在,骑去鹤巢空。
印篆从天赐,符书与道通。
当时真一气,松桂夜来风]。
张昭成
张昭成,字道融,盛之长子也。学道不懈,每端坐室中,出神数百里外,能驯虎豹,年一百十九岁卒,而尸温温如生。既葬,冢上生菌数千。一日,居人见鹤穿墓而出,有彩云盛之。后开墓视之,唯冠履在焉[一云:晋初得道,至成帝咸康年中仙去]。
张椒
张椒,字德馨,道融长子也。得真人治鬼之法,以真人所授诸皆秘箓传度世人。晋帝累征不起,得道,年一百余岁王智胸围,告别门弟子,游然而化。
张仲回
张仲回,字德昌,德馨之长子也。传授父法,能辟谷,日行数百里。后入蜀山不归,不知所终。
张迥
张迥枵腹从公,字彦超,德昌之长子也。幼年得道,美丰姿,善裁鉴,日列“真人诸阶品箓”于净室中,严奉六时香火,终身无怠,治病驱邪,无不安愈,世人仰之。年九十而卒[一云:齐太祖召赴阙]。
张符
张符,字德信,彦超之长子,好道,传守真人之法,年九十二岁而卒。
张子祥
张子祥,字鳞伯,德信之长子,博览诸经,究探今古,袭儒衣冠。仕隋,历洛阳尉。未几,弃官,与妻子退隐龙虎山[一云:尝自叹曰:“隋虽混一海内,乱将不久。”遂隐不复仕]。从学者数百人,志在修养,颜容益少,常若二十岁人,能吐腹中丹,置掌中玩弄,或夜投器中,光芒穿屋,乃复吞之。久之,得道,年一百二岁[一云:百二十岁]而卒,举棺甚轻。葬之夕,墓忽有穴其冢,开视,所存唯衣服尔。
张通
张通[一云:下字犯宋朝讳],字仲达,鳞伯之长子。传守真人之法,常闭户不出四十年,妻子非时不见。久之,得道,年九十七岁而卒,经数月入棺,尸竟不坏[通、高、顺,皆犯祖名,未详其故]。
张仲常
张仲常,字德润,仲达之长子。通览儒书,亦有神异。唐高宗召至阙,潜归,叹曰:“吾几落世网!”学道于家,传守真人之法,能分形变化。尝推瓮于室中,与妻茹荤饮酒,夜醉于瓮旁,吐其中经,日不坏。年九十八岁卒[一云:日埋瓮于室中,对妻子茹荤饮酒,夜发瓮,皆在瓮中,经日不坏]张国荣简介。
张光
张光,字德昭,德润之长子。少传授真人之法,久之,弃妻,与次子悟入山修行,二十余载乃出,见其妻多杰克,又同处五年,后终于家,年一百二岁。而悟亦能辟谷。
张慈正
张慈正,字子明,德昭之长子。博学群书,最精于《易》,从学者百余人。久之,学道隐山,与妻子不相见,传守真人之法,岁以三元传度诸阶秘箓。四方归之,所积法信,备荒岁以助贫乏之士。亦能煅炼黄白之法,百余岁,卒于山中,空中有仙乐隐隐焉[一云:能以药点瓦为金银,与煅成器,投水中,火过而复为瓦]。
张高
张高,字士龙[一云:字士隆,后避唐玄宗讳,改士龙],子明长子也。学道,守真人之法,饮酒至一石而不醉。唐明皇召见于京师,置坛受箓,降赐金帛,仍免租税,册封“汉祖天师”之号。肃宗降香建醮,亲洒宸翰以赞天师。贞元中,降供养,供养金镀银香炉、香合,绯罗绡金帕及黄复器物梁耀艺。年九十一岁卒家。
张应韶
张应韶,字治凤,士龙之长子。博学经典,后隐山中辟谷,能百日不食。与妻子躬耕,能吹铁笛,数里外闻之。一日,告其子曰:“吾世传真人之教,功及于人多矣。吾今垂年,汝当传守。”言讫,兀然端坐,瞑目而化,年九十九。
张顺
张顺,字仲孚[一云中孚],治凤之长子。少事母孝,曰:“不孝不忠而欲学道求仙,是犹舍舟楫而涉大川也。”仕为本县贵水尉。后弃官,并妻子结茅以居,年八十七岁,童颜皓齿,不疾而化。
张士元
张士元,字仲良,仲孚之长子。少博习群书,年四十余,始学道,习夜坐,久之,能通臂,上下出入如飞。以符法传人治病,能种桃李,顷刻而实。时,君闻其有道,屡以美官征之,固辞不起。终于家,年九十二。
张修
张修,字德贯,仲良之长子。为人质朴,常衣布素,不喜华饰。与妻耕于野,不与乡人交通。岁以符法传人治病,应时而验,所得法信,皆施贫士,甘于寂寞,无所贪慕。先二年自营坟郭,曰:“吾二年当去姚腾飞。”至期,乃沐浴更衣,端坐而化,时年八十五岁[《灵验记》云:刘迁者,江西大贾,诣十九世天师,传授都功法箓非凡卡盟,明年,卒于金陵,尔夕而苏,云:“冥官所追,忽有金光自天而下,黄衣使者乘空而至,执素简读曰:刘迁身佩正一箓名,在上天,非地司所籍。大限既足,可延三十年。”由是,披褐修道,入龙虎山,师奉天师焉]。
张谌
张谌,字子坚,德真子长子。博学,为当时通儒,攻草隶,晚年好道,能辟谷[一云:唐文宗召见,赐官不受而归。懿宗咸通中,降金建醮]。一日三饮,大醉而化,年一百余岁。
张秉一
张秉一[一云彦恭],字温甫,子坚之长子。母初梦金[一作巨]龟入腹,觉而有孕。少年学道,能洞窥墙壁外,尝累千金,遇凶年,市谷救施贫乏。年九十二岁。一日,语妻曰:“吾死后,地震则敛而葬之。”言讫,乃正坐执简而化。七日,果地震,乃敛而葬焉,体尚温而不坏。
张善
张善,字元长,温甫之长子。幼不茹荤,长好道,游历名山大川,二十年方还,即不出户,深有内养,年八十七岁而终[一云八十一]。
张季文
张季文,字仲归,元长之子。岁以诸阶秘箓传度弟子之能修行者,用符水治病立愈,年八十七岁而卒。
张正随
张正随,字宝神,仲归长子也。为人质直淳朴,不与俗人交,遇诸途则趋而避之,岁以传度法信救施贫乏,虽家贫而不顾,年八十七岁而终,追封真静先生。
张乾曜
张乾曜,宝神之长子也。好道,守掌真人之教法[《会要》云:大中祥符八年,召信州道士张乾曜于京师,上清宫置坛传箓度人]。宋仁宗闻其有道,天圣八年五月召赴阙,赐澄素先生之号。上问以飞升之事,沉吟久之,对曰:“此非可以辅政教也。”上嘉之,又问几子,对以:“长子传道,次业儒。”遂以次子见素为将,作监主簿。见素虽仕,而志尤慕道,以卫尉寺丞休官,隐居鄱阳东湖,至今子孙家焉。
张嗣宗
张嗣宗,澄素先生之长子,袭真人之教,传度秘箓,得吐纳之法,年七十,容貌如童孩。年八十一岁而卒,封虚白先生[《会要》云:至和三年八月,赐号“冲静先生”]。
张象中
张象中,字拱辰,虚白先生之长子,七岁赐紫,承袭[一云:年十三,颖慧非常,博通经史,尤有道术,宋仁宗召见,赐坐咨问,道法甚妙,特赐紫衣,亲洒宸翰以镇福庭,复赐东帛金器村上佳菜子。自后,朝廷宠赍荐至。师承袭真人之教,终身不怠]。
张敦复
张敦复,字延之,拱辰长子绝代智将,少儒服有声场屋,后以嫡子承正一二十八世,丕阐祖风,四方宗之。年五十三而卒,追封“葆光先生”。
张景端
张景端,字子仁,乃二十四代之后,名迪,第五子也。好道,承袭真人之教,年三十一岁[一云五十二岁]卒,追封“葆真先生”。
张继先
张继先,字遵正,乃二十六代之后,宣教郎、临川知县,名处仁,字德玄第二子也。九岁承袭真人之教。宋徽宗崇宁以来,凡四召至阙,赐号“虚静先生”,视秩中散大夫。初,神宗以真人印文“阳平治都功印”凡六字用昆玉刻之,藏于三清储祥宫。法从库将,以畀有道者。至是,以赐继先。已而,进封真人为“正一静应显佑真君”。仍诏有司,就国之东建下院以居之,赐额曰“崇道”。又赐缗钱修龙虎山上清宫,拨步口庄五万以饭其众,改赐“上清正一宫”额,追封其祖及父先生号,度其祖母陈氏、冯氏,妹葆真,皆为道士,建真观以居之。
复用澄素先生例,官其兄绍先,假将仕郎,恩赉甚厚。先生志在冲淡,引辞以归。尝作静通庵于上清宫,后为心斋坐忘之所。又因祖师云锦山龙虎丹灶而修炼焉。瑞彩祥光,照耀山谷,有降祥堂、濯鼎池遗迹犹存。后著《心说》及《大道歌》以贻于世。
丁未,年三十六岁,钦宗诏赴阙,至泗州解化。己酉年冬,赴杭州薜门下生日斋。是年,大盗入境,先生预告众而去。至今道侣往还,多见在罗浮、西蜀,隐显不定云[一云:戊申六月,先生与河东张统制自京师回,至泗州盱眙舣舟税亭,小不快,饮汤一杯,便化去。身如蜡色,延昌观道士请尸安葬,税官不从,蒿葬于官地。张侯实主其事,后张得旨取刘文起具言仪真会,信州张久中、敦武道其事,久中云:是时,天师来,死于此江,有仙墓存焉。未几,有人自归州来,附天师谢张侯书,乃知不死掠心女法医,复有人见在惠州罗浮者]。
张时修
张时修,字朝英,虚白先生之后也。素习儒术,累举不第,乃恬然静退,志慕修炼,以虚静不娶无嗣,众推承袭。年六十一岁,于龙虎故居解化。
张守真
张守真,字遵一,朝英长子也。母吴氏,尝梦畀以仙果,曰:“汝食之,生子当主阳平治都功印。”生而纯素守静,长而寡欲。宋绍兴十年庚申强项令董宣,承袭世教,每岁三元传度,四方辐凑,除邪馘毒,道化盛行。二十九年二月七日,高宗赐号“正应先生”。孝宗乾道六年十月十三日,高宗召命,十一月十三日诏赴德寿宫,馆于养鱼庄。越三日,引见赐坐,咨访道法,甚欸。十九日,孝宗召见赐坐,赐金锡斋,退就馆舍。锡赉频蕃。十二月十九日,高宗命醮月台,所祷有异应。越明年,复召见,以上清三洞诸品宝箓流传浸久,乃锡金委道录院,锓木成书,就延祥观传度。且命以其版归及赐象简景震剑,并手书《阴符经》以畀之。先生既归林下,攸然自得,不以世俗介意。每云:“尝收兄虚静先生书,有川蜀之约,吾将往游焉。”于淳熙三年十月三十日,无疾羽解。
张伯璟
张伯璟,定德莹正应先生长子也。仪冠轩伟,丰玉枕,美须髯,人皆谓有正一之风。宋孝宗乾道中,侍正应先生赴召,高宗赐坐,赐斋,御笔更名“景渊”。又见南内,宣演道法,甚嘉纳焉。越月,高宗命正应大醮月台,正应以景渊隶其事,每获殊应。上加锡赉,并赐象简以归。遂掌三元之教符箓,受者尤盛。初,皇子魏王镇明州,以玉坛召师,相得尤厚。一日,遣人荐来邀迓,忽谓其徒曰:“人间之宠虽至,然吾自有仙期,不可爽矣。”遂隐几而化。
张庆先
张庆先,字绍祖,德莹嫡子也。庆先未生时,德莹尝鞠幼弟嗣先为子,既而,摄祖教。庆先降世,天姿闲雅,赋性简默。盖如列子之居郑圃,时人无知者,久而声名方馨。神异焕发,道俗宗响,不谋同辞,曰:“真正一先生之裔也。”遂鸣于有司,以宋宁宗嘉泰元年辛酉五月,正袭三十四代之位,三元传箓,奉香火者云至。师常以真纯自守,俭素居家,慈仁接物,见贫乏寒栖之士,尤加恻隐而赒济之。无他嗜好,惟喜饮,而不为酒困。至嘉定二年,下元开坛,越七日,有绨袍幅巾之士,神风伟岸,类有道者,众莫诘其所从来。师一见之,开樽下榻,如平生欢。既别,犹附耳语,移时乃去。师自是焚香绝粒,不交人事。家人意其蝉蜕有日,请遗法诀,闷而不言。至是月二十九日晨兴,盥栉如平时,攸然宴坐而逝。
张可大
张可大,字子贤,乃正应先生第二子,伯瑀之孙,仁静先生天麟之次子也。初,景渊羽化时,伯瑀尝摄三十四代事,至庆先羽化,嫡子成大幼,天麟复摄行三十五代教法,尝被宋宁宗召,赐号“仁静先生”。未几,成大早化,遂以可大为庆先后。理宗绍定三年,仁静仙去,可大年方十三,正承三十五代之教。丰神秀异,性识不凡,四方参受法箓者动数万计,道化盛行。端平三年,奉圣旨,赐钱重刊先朝元赐箓板。嘉熙二年,加封“正一静应显佑真君”。助法、鸣山、玉泉、龙井之神,咸加封焉。三年四月,奉圣旨召赴行都,退潮、祷雨、禳蝗、保边,咸有感格。七月,召见赐坐,赐斋,赐号“观妙先生”。褒嘉甚至,锡赉便蕃,仍赐钱重兴先朝元赐真懿观,俾为母子同居之地。锡以土田,免其租赋,御书观额及“真风之殿”、“紫微之阁”以赐。又赐扇一握,亲洒宸翰曰:
“神与道而为一,天与人而相连。
苟精守以专密,必驾景而凌烟。”
先生又为助法、鸣山、玉泉、龙井之神,请于朝咸加封爵。自是,简眷愈降,时有宣赐,降香建醮无虚岁,每祷辄应。至宝佑二年,复奉圣旨,召赴行在,住持龙翔宫,以亲老故辞。准敕提举三山符箓,兼御前诸宫观教门公事,主领龙翔宫事,至令遥领。自是,既得请,有逍遥物外之志。景定三年,乃以教法授次子宗演,具表奏闻。至四月初十日,羽解。上与东宫各有赐赙,至瘗敛,宣赐尤厚,丞相江万里为撰碑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