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可颐电视剧名家名作║这是秋天才有的9种情调,意境悠长……-嘉应文学网

名家名作║这是秋天才有的9种情调,意境悠长……-嘉应文学网

刘禹锡在《秋词》里说: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因为情绪繁多,所以诗人总会用各种办法来纾解,不仅吟诗作对,更是对月当歌,叹人生几何。

-1-
秋 之 相 思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月满西楼》
《月满西楼》写尽了李清照的深情,“一种相思,两处闲愁”,在甜蜜婉转的歌声中,秋思就像那飘零的花,随着流水远去。

-2-
秋 之 清 丽
碧云天,黄叶地。
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山映斜阳天接水。
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
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
明月楼高休独倚。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苏幕遮》
一首《苏幕遮》,秋色连波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有人感叹道:伤心的人别听慢歌。可在那黯然乡魂的歌声里,好梦留人睡,化作相思泪。
如果此时你想家了刘小婉,又找不到合适的情绪表达,那不妨听听看。

-3-
秋 之 高 洁
兰之猗猗,扬扬其香。
众香拱之,幽幽其芳。
不采而佩,于兰何伤。
以日以年,我行四方。
文王梦熊,渭水泱泱。
采而佩之,奕奕清芳。
雪霜茂茂,蕾蕾于冬青山光司。
君子之守,子孙之昌。
——《幽兰操》
秋天,正是百花凋零之时,可兰花却次第绽放。“兰之猗猗, 扬扬其香”,那幽幽的芳香,从四面八方而来,就像歌声,随我四方。
就像孔子一生被权贵所弃,但其思想深处,有一种“兰生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的自信与豁达。

-4-
秋 之 哀 婉 / 惆 怅
寒蝉凄切马丽芬,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雨霖铃》
看过《雨霖铃》,或许才能更深切的领悟到秋的惆怅。多情自古伤离别,诗人问:今宵酒醒何处?歌声唱得缓慢,一口酒入喉,此去一别就是多年,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5-
秋 之 深 情
谁道飘零不可怜,旧游时节好花天,
断肠人去自经年。
一片晕红才着雨,几丝柔绿乍和烟玉川江湖,
倩魂销尽夕阳前。
已惯天涯莫浪愁,寒云衰草渐成秋,
漫因睡起又登楼。
伴我萧萧惟代马,笑人寂寂有牵牛,
劳人只合一生休。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张可颐电视剧徐智熙,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
——《浣溪沙》
怀念的事物总让人后知后觉,“当时只道是寻常”,卢氏的早亡使纳兰精神上受到极大的打击,词人为了寄托对亡妻深深的哀思,才作下此词。
西风独自凉,往事追忆茫茫。
当缓缓的背景音乐响起,温柔的嗓音也随之出现,深情款款,百转千回。

-6-
秋 之 纯 粹 / 静 谧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何禹萱。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山居秋暝》
雨后的秋天最让人着迷,无论是那松间的明月,还是那石上的清泉,就连王维都忍不住多感叹几句: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一曲听罢,直教人怀随缘之心,自在安稳;守淡泊之态,静谧优雅。

-7-
秋 之 空 灵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
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
被石兰兮带杜衡,折芳馨兮遗所思。
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路险难兮独后来。
表独立兮山之上,云容容兮而在下。
杳冥冥兮羌昼晦,东风飘兮神灵雨。
留灵修兮憺忘归,岁既宴兮孰华予?
采三秀兮于山间,石磊磊兮葛蔓蔓。
怨公子兮怅忘归,君思我兮不得闲。
——《山鬼》
除了静谧,秋天还有空灵之美。一如《山鬼》中的“东风飘兮神灵雨”。

-8-
秋 之 酣 畅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崔宇革请君为我倾耳听。
——《将进酒》节选
秋天也是一个酣畅淋漓的世界,麦子金黄、树叶金黄,仿佛所有的事物都在尽其所能地展现自己冷中易。
李白说“人生得意需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在美景与美酒面前,人生的烦恼不过是下酒菜。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9-
秋 之 洒 脱 / 豪 迈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花鹩哥?
转朱阁,低绮户须乡伸之,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水调歌头》
与李白的酣畅相比,苏轼更喜欢秋的豪迈。他的幕僚曾这样评价苏轼:
学士词须关西大汉,执铁板唱“大江东去”。
秋天本就该不应有恨,只因悲欢离合,阴晴圆缺,自古就难全。

秋天纵然免不了离愁别绪,但正如苏轼所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自然规律罢了。
无数个秋天会过去,无数个悲伤的自己也会成为过往,好好享受所拥有的一切,当时只道是寻常的事物,过后却也往往让人回味无穷,与其选择伤春悲秋四季折之羽,何不洒脱不羁地过一生呢?
文章整理自:网络
编辑:柳庚茂;校对:夏鸥
策划:周逸帆;责编:饶云
投稿邮箱:790417844@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