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卫健她是掌握秦始皇命运的奇女子,立于朝堂20年不倒,辅佐三代秦王成就统一大业!-历史开讲了

她是掌握秦始皇命运的奇女子,立于朝堂20年不倒,辅佐三代秦王成就统一大业!-历史开讲了

商务合作QQ:3438229530、3517046736
中国第一个大一统的封建王朝——秦朝的建立,来自于秦人数百年的艰苦奋斗,商鞅变法改革的巨大社会影响和秦孝公、秦昭王、秦始皇等诸位雄才大略的君主卓越的领导能力。
特别是在秦始皇时期,秦国对统一全国的积累达到了一个空前的水平,因而得以横扫六合,虎视天下。

秦始皇13岁继位为秦王,38岁统一天下,50岁崩于沙丘。在他37年的君王生涯中,大部分时间还是作为秦王嬴政为治理秦国和统一天下而奔忙的。
从一位13岁的弱冠少年,再到雄才大略的一统之主,嬴政经历了一一场又一场的艰险挑战,其中最为我们所知的,无疑是他在亲政后,广招山东名士,内用李斯,外同王翦,攻灭东方六国的统一战争历程,以及多次的遇刺脱险。
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在秦王嬴政从出生到22岁亲政的这段日子里,秦国同样有一场精彩的政治博弈,其中各方斗争迷雾重重又精彩纷呈,也直接促成了在嬴政亲政后秦国政治格局,对其后统一战争的影响格外深远。
这段朝堂战争始于嬴政父亲嬴异(即异人)遇上吕不韦开始,结束于嫪毐之乱。
我们知道,秦庄襄王嬴异本为秦惠文王安国君庶子,生母夏姬,不受安国君宠信,母不受宠自然子无所贵,秦昭王四十二年,17岁的嬴异被派往赵国为质子,20岁时认识著名投资人吕不韦,22岁吕不韦将赵姬献给嬴异,赵姬怀孕。(关于秦王生父的问题本文不做讨论)

同一年,在吕不韦的运作下匪风悍气,嬴异成为了安国君正妻华阳夫人的养子,也从一个失宠的质子成为王太子安国君的嫡子,地位一再升高,赵国宗室也对他礼遇有加.
但就在这一年,也就是秦昭王四十七年,发生了改变整个中国局势的长平之战,杀神白起坑杀40万赵国降兵,历史选择了秦国成为统一天下的国家。
赵国输掉了国运,国土大部丧失,秦军在第二年再次出兵伐赵,而就在这一年,嬴政出生。
值得注意的是,在嬴政刚出生后不久,赵都邯郸就被秦军大军围困,嬴异在赵国的处境与他刚成为华阳夫人养子之时有了天壤之别。赵国宗室苦于秦军的围困,极度仇恨秦国人,嬴异一家成了赵人泄愤的目标,但依靠吕不韦雄厚的财力收买了邯郸刑狱中的官员,吕不韦和嬴异逃出了邯郸城,被秦军护送回咸阳,而赵姬和年仅三岁的嬴政被留在了危机四伏的邯郸城内。
秦军围攻邯郸城不克,赵姬和嬴政也不能出城,赵人时刻想杀掉嬴政这个秦人的儿子,但赵姬娘家在赵国内根基深厚,母子两人得以保全。
不得已逃出赵国回到秦国的嬴异,此时在秦国获得了养母华阳夫人的庇护,同时因为自己政治地位的提高,自己的生母夏姬的地位也有所提高,这位不受宠的母亲,也因为地位的提高开始参与到政治博弈之中。
在嬴异回到秦国后,他的生母夏姬以赵姬和嬴政在邯郸生死不明为由,为嬴异重新选择了一位妻妾——韩夫人,根据秦汉时期诸侯国联姻的习惯,这位韩夫人应该是一名韩国的宗室女子,因此可以判断出嬴异的生母夏姬也是来自韩国,而在秦昭王五十一年时,这位韩夫人生下了儿子,他就是嬴政的异母弟成蟜(jiao)。
诸侯国的宗室公子娶妻纳妾本是常事,但是嫡子和庶子娶妻还是有很大的不同,嫡子作为未来的皇位继承人,妻妾一般都是带有某些政治符号的,就像夏姬为嬴异选择了一位自己国家的宗室女子,剩下儿子,就很容易形成一个韩国外戚集团。
而嬴异政治上的母亲——华阳夫人,虽然没有儿子,但是作为王太子正妻,又是从楚国来的宗室女子,拥有从宣太后时期就继承下来的政治资本。而由于吕不韦的沟通,华阳夫人对赵姬和嬴政有亲近感,虽然没有血肉亲情,但是赵姬一直受华阳夫人所欣赏,嬴政在华阳夫人眼里也是未来继承王位的不二人选。
在赵姬带嬴政回秦的秦昭王五十六年,秦昭王薨毙,而安国君也只当了三天的秦王就去世,嬴异当了三天的王太子就上位为秦王,
华阳夫人被尊为华阳太后,夏姬被尊为夏太后,两宫并立局面形成,以此二人为代表的楚国和韩国外戚集团也正是走上秦国的朝堂,成为互相制衡的利益集团。
这两为太后,在支持庄襄王嬴异上意见是统一的,但对待赵姬和韩夫人的态度上,两位太后有明显的偏向。
华阳太后认可赵姬的正夫人之位,嬴政的嫡长子地位;而夏太后亲自挑选了韩夫人,付瑞亭成蟜又从小长在他的身边,关系非同一般,自然希望秦王的继承权能够归于成蛟。
但是有一点必须提出,从实际情况的角度,我们可以知道,在赵姬和嬴政在赵国生死不明的6年中,在嬴异身边的韩夫人竟没能拿下正妻之位,还是说明华阳夫人在秦宫之中拥有绝对的权力,楚国外戚集团的实力还是强国韩国外戚集团,虽然史书中没有严明这些负责的关系和暗地里的激烈争斗,但是大体上还是可以联想的。

嬴异即位后,赵姬立刻被立为帝太后,嬴政被立为王太子,在他的平衡之下,宗室朝臣的名分地位都基本确定,两宫太后也相安无事,两位夫人也看似姐妹情深,嬴政和成蟜也似乎在父母的爱护中一同成长。
当然,这些美好现实的前提,都是庄襄王在世。
公元前247年,当了三年亲王的嬴异薨毙,没有任何政变,没有任何冲突索尔佳,年仅十三岁的嬴政继位为秦王。但是在他继位后,秦国的政局发生了重大变化,在这个“主少国疑”的朝堂状况下,秦王嬴政和成蟜的争斗,也日趋明显和白热化。
在以往的历史印象中,嬴政年少继位到亲政的这八年之中,帝太后和吕不韦是秦国的主政者,这其实是一个普遍的错误。
首先,嬴政初继位时,秦国有三位太后,除了他的母亲帝太后,还有更为老牌的华阳太后和夏太后,他们代表各自的势力,其中华阳太后为代表的楚国外戚集团占绝对优势,帝太后更是依附于楚国外戚集团,在这个集团之中,华阳太后的弟弟阳泉君,楚国宗室昌平君、昌文君更是秦国朝堂的实权派邓永佳,因而帝太后把持朝政的说法有明显错误;
其次,嬴政初为秦王时,吕不韦在朝堂的作用也没有那么明显,他只是一位对嬴政继位有功劳的朝臣而已,地位更是不如秦昭襄王时期的蒙獒等人。
因此可以看到夜欢凉,秦王嬴政在继位之初,并没有受到来自于弟弟成蟜的过多威胁,但是到了秦王政七年,也就是他亲政前两年,发生了一件影响秦国政局的大事,使得原本平衡的朝堂发生了巨变,也引发了秦国自宣太后以来的最大危机。
首先,剧《史记·春申君列传》记载,秦王政五年,十五岁的公子成蟜出使韩国,不费一兵一卒从韩国拿回了“百里之地”,获封“长安君”。
试想一下,一个十五岁的秦国公子,从敌国靠一张嘴取得百里之地,确实非同寻常,但是联系一下夏太后及韩夫人的韩国背景,这一场给成蟜个人增加曝光度的事件,不能不让人怀疑为一场精心安排的外交阴谋,也是一场韩国外戚集团向掌权的楚国外戚集团的宣战或反击。
因为在秦法之中,没有功劳的公子是没有官职爵位的,因此这场有可能是特意安排的外交活动,也是韩国外戚集团力挺公子成蟜的信号。
但是很遗憾的是,韩国外戚集团的反击因为一个人的去世被迫终止了,这个人就是成蟜的最大靠山——夏太后。
《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七年分外妖娆gl,夏太后死。八年,王弟长安君成蟜将军击赵,反死屯留”。夏太后前脚去世,成蟜后脚就反叛降赵,这背后不会没有关联。
在夏太后去世后,韩国外戚集团失去了主心骨,不可避免的衰落下去,华阳夫人为代表的楚国外戚集团一家独大。
但是根据政治的规律,平衡的两方有其中一方衰落,会有新的一方代替他们构成平衡,而代替韩国外戚集团成为朝堂新贵的不是别人,正式曾经依附于华阳太后的帝太后赵姬为代表的楚国集团,这个新生政治集团的声势,比曾经的夏太后大得多,而帮助帝太后实现对抗华阳太后的,是一个我们熟悉的名字——嫪毐。
嫪毐的上位,人们普遍的观念是因为他是帝太后的面首,以内太后的宠信而位极人臣,甚至得以封侯,最后为秦王嬴政忌惮而反叛,其实事实并非如此。
嫪毐此人,确实是因为吕不韦发现他的特殊能力,为摆脱帝太后的纠缠而送到宫中的,但是这并不能成为嫪毐有能力反叛秦王嬴政的资本。
因为秦法规定,无军功不能封爵,嫪毐一个常住宫中供太后淫乐的面首能够封爵,绝不是帝太后破了严苛的秦法,而是因为此人确实有军功,那么他的军功来自哪里祖巫霸世?
我们只要梳理一下秦王政八年的大事记就能看出端倪:
秦王政八年,嫪毐封为长信侯;之前的资料中提到过,秦王政八年,王弟长安君成蟜叛乱投降赵国,同年被剿灭;而更重要的是,秦王政八年,秦国与外国并无战时,我们可以一次得出一个惊人的推论:带兵剿灭成蟜的,就是帝太后的面首嫪毐!
嫪毐被封侯后,代表着赵国外戚势力登上秦国的朝堂,而嫪毐此人,不到和帝太后生有两子,而且还让他处理大小事务,使用秦王的宫室、车架、衣服和猎场,而秦国太原郡的汾河以西地区更是成为嫪毐的封国。
这样的待遇和恩宠吴景滔,既是嫪毐本人在朝堂的地位尊崇至极,赵国外戚集团的声望也一日盛过一日,这不由地招致了华阳太后的忌惮和敌对。
华阳太后为代表的楚国外戚集团,对于秦王政的支持是一如既往的,但是在皇帝为亲政之前,权柄是绝对不能分为外人的,嫪毐的跋扈,让这位历经四朝的太后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威胁,他们需要一个机会去压制甚至除掉嫪毐,而这个机会很快就到来了。
秦王政八年低,嫪毐在宫中醉酒游戏式发生了争吵,嫪毐用这样的话斥责对方:“吾乃皇帝假父也陈中坚,屡人子何敢乃与吾亢!”大致意思就是喝醉了吹牛,说自己是皇帝的干爹之类的话。醉酒之时说出这话,确实大不敬郑多彬冥婚,更可怕的是他的话被人告发给了华阳太后,随即传遍了朝堂。
大臣们对于这种大不敬的话很是反感,对于嫪毐的恶意也加深不少,根据秦王宫内的一些潜规则而言,太后养面首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面首侮辱皇帝确是大不敬之罪,特别是在秦王政即将满二十二岁亲政的时候,这种大不敬的罪行很可能受到严惩。更严重的是嫪毐得到了消息狼吞虎咽造句,华阳太后可能会在秦王亲政时对自己下手,这从另一个层面促成了嫪毐的狗急跳墙。
秦王政九年四月,秦王政率宗室大臣前往雍城(近陕西宝鸡)进行管理,嫪毐在咸阳发动了叛乱,他矫诏调兵,并进攻雍城的蕲年宫。秦王嬴政迅速做出反应,派吕不韦、昌平君和昌文君发兵抵抗,双方大战于咸阳,嫪毐兵败。
嫪毐的叛乱,可以说是必败无疑,但是为何其中有一些疑问让人费解:
首先,和嫪毐的一起参与叛乱的,竟然有大批政府的高级官员,比如掌管宫廷警卫的卫尉张卫健,内廷长官中大夫。
很难想象一个国家的高级官员会参与一个太后宠信的面首参与对抗君王,这个不寻常的举动,只有一个解释:他们是一个共同的利益集团,而属于嫪毐的利益集团也只有赵国外戚集团,而他的对面,则是华阳太后的楚国外戚集团。;
而他进攻蕲年宫的做法,感觉上是指向秦王嬴政,实际上是指向同去参加大典的华阳太后极其楚国外戚集团,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可以谋定秦王为攻击目标的说法:
秦国此时嫡出的有资格的宗室子弟,而帝太后和嫪毐的儿子根本不在宗室之内,无权上位,而帝太后和秦王的母子关系,并不能让这位赵姬对自己的孩子动手,
所以一切综合来看,嫪毐的反叛,并不是针对秦王嬴政的夺位之战,而是消除政敌的仓促赌博,最终他的结果是失败的,因而以他为代表的的派系也就因而树倒猢狲散了。
嫪毐失败后,被车裂处死,帝太后被逐出咸阳,软禁雍城,这对母子的关系,可谓是彻底的决裂了。
在秦王政出生到二十二岁亲政的这段秦国政争中,三个外戚集团的争斗最后都以楚国外戚集团的胜利告终,但是面对一个强势且专权的秦始皇,楚国外戚集团也逐渐被秦王自己的朝臣所取代。
最后要提到一位差点被遗忘的人:带兵攻打自己进献给太后的面首嫪毐,吕不韦很好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但是他作为嫪毐和太后的牵线人,自然逃不过惩罚。
秦王政亲政的第二年,吕不韦就被免去了国相职务王庆根,秦王政还给这位改变自己命运的人留下了一句:“君何功于秦?秦封君河南,食十万户。君何亲于秦?号称仲父。其与家属徙处蜀!”
这场从秦王政出生就开始的朝堂争斗,和这场亲生母亲参与的争斗,对秦王嬴政造成的影响甚至影响了整个秦朝的命运,包括他不立皇后,不立太子,一生追求长生不老等等,成为了千年前永久的历史谜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