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夜曲葫芦丝当北京名师走进广西教室,另类角度看中国教育的不均衡-芥末堆看教育

当北京名师走进广西教室,另类角度看中国教育的不均衡-芥末堆看教育

作者|芥末堆 宁宁
编辑|芥末堆 天一
7月中旬,一支来自北京的语文教师队伍打破了广西北海教育圈的平静。
从学科带头人到特级教师,他们分别来自清华附中、北京四中、陈经纶中学等京城名校。几天的时间里,他们在北海一所初中和两所高中为当地语文教师做讲座、给学生授课,“切磋”之余,中国教育的不均衡仍然引人深思。
说起教育资源的不均衡配置,其实教师水平只是一方面,无论是升学压力、班级规模、学校管理体制、还是家庭教育,北京的孩子与广西的孩子都没有处在同样的教育环境下。
备课、上课、评课,这些教育的“闯入者”与当地教师群体展开了一场全方位的讨论,语文课堂怎么设计互动?诗歌怎么赏析?应试压力下学生阅读兴趣如何培养?两地老师交流着上述问题的困惑与各自经验。碰撞之下,一些存在已久的共性的教育问题和矛盾渐渐显露。
面对这些真实的教学痛感,个体教师如何寻求突破,是一个值得长期关注的命题。
名师:不能引发学生思考,即是作秀
7月19日上午8点多,70岁的杨建宇早早就坐在了北海第七中学六楼的录播教室。8点40这里将有一节古诗欣赏《夜泊钱塘》的语文公开课。一个小时后,他将上台讲同一节课,即同课异构。坐下后的杨建宇沉默不语。不上课的时候,他不喜欢说话。
这将是他进入70岁后,作为北京清华附中特级教师首次给学生上课,也是他第五次参加“丁玲支教团”的公益教学活动。“丁玲支教团”由清华附中朝阳学校教师周欣于2010年发起,每年暑假组织北京的一些初高中教师到全国各地基础教育的学校中义务支教一到两周。今年的支教地点是广西北海。鞠倩伟
第一节《夜泊钱塘》由当地学校一位年轻的语文老师讲授,课堂重点是乡愁诗歌的赏析及高考答题技巧叶常棣。对于即将进入高三的学生来说,高考的第一轮复习已经拉开了序幕。
一个小时后,杨建宇站在了讲台上,精神矍铄。《夜泊钱塘》是明代著名散文家茅坤所创作的一首五言律诗,他先从诵读诗歌的环节开始,引导学生感受不同诵读节奏的诗歌体验。这节课的重心是赏析。
学生拘谨,勇于举手主动诵读者寥寥。杨建宇打开了话匣子,“你们不想跟北京来的老师交流交流吗?”温和的语气中又透露出一丝童真,学生的兴致被慢慢激发出来傲气至尊。
对诗句“离心迸落叶”中“迸”字的赏析将课堂推向高潮。学生讨论分成了两派,一派认为“迸”字用得好,能够表现诗人愁绪强烈。一派反对截教玄龟,认为“迸”字不合情理,落叶不会突然或者猛烈掉落地上蒙克其其格,愁绪也应该是绵长持久的,不会突然“迸”出。杨建宇对此不做评判,鼓励学生充分展开辩论。学生思路慢慢打开,发言越来越积极。
这是杨建宇有意设计的“争吵”。一天前,与同行的语文老师集体备课时,杨建宇提出自己对这节课的理解和设计,从朱光潜在《咬文嚼字》一文中对诗人贾岛所作的“僧敲月下门”中“敲”字的分析里,引导学生从情和理两个角度鉴赏诗歌中的字句李泳简历。
“迸”字用得好不好,老师们同样展开过一次讨论, 探讨角度包括诗人生平经历,当时可能的场景,天气情况,还有艺术创作手法。杨建宇觉得没有标准答案,真正的答案只有当时当地的诗人自己知道,课堂核心在于,给学生抛出问题,引导思考的角度,最终引向的是训练学生的思维方式。
知识广阔无涯且不断更新,杨建宇认为,语文老师重在教思维的方法,“不断给他正确的、符合实际情况的思维定式,不断打破旧的、不合理的思维定式。”
当了几十年语文老师的杨建宇讲了很多节语文课,也到处听了很多课。他看到最多的问题是,教师理念的落后。“中学老师必须是学生学习过程的参与者和指导者,参与放第一位,把学生当朋友,一起探究。在你的引导下学生经过自己思考得到的东西,有一种成功的喜悦,有成就感。”杨建宇说,但很多老师在课堂上仍然满堂灌,即便有互动,也给学生提出一些问题,但很多问题都流于表面,引发不了学生的深度思考,是作秀。
无法忽略的学情差异

(海淀区学科带头人周欣在北师大北海附中上《说木叶》)
对身处不同教育水平的地域,面临不同层次学生的老师来说,困境可能不仅仅在于如何更新教育理念。
7月18日上午,袁佳慧坐在北京师范大学北海附属中学高一(2)班的前门旁,认真做着笔记。教室里北京来的老师正在讲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昨天她已经听了一天的课了。
北京老师的课堂没有让她感到惊艳,但却让她产生了一些思考。“他们对文本的挖掘很深入,基本功不够的老师,可能讲不出这样的深度,会有点浮。”以《归去来兮辞》来说,可以上得很简单,抒发的就是陶渊明对官场生活的厌倦,归隐乡村以后的舒适和悠闲天魔神决。老师可以很简单地处理,很轻易就能引导学生得出这样的结论。
但听完北京两位老师讲解的《归去来兮辞》后,她的思路被打开了。“他们会带领学生深入思考,真的就那么简单吗?陶渊明回归田园之后,有人认为他更开心了,有人认为他的心中还是有郁结的地方骏越酷车联盟,你赞同哪个?归隐后就一定是开心舒适的吗,他对官场真的就只是厌倦,没有一点留恋吗?”袁佳慧发现,一篇文本所引向的思考可以更深入,深入的剖析会让学生对人物的理解更加丰满,不会简单贴标签,“我们应该有自己的体验。”
她反思自己的教学中文本挖掘得还是不够深入省一点返利网,更多的心思花在怎么让学生觉得这节课有趣,不至于会睡着,愿意主动去学语文。这是她所面对的学生的学情决定的。袁佳慧所在学校的生源在北海市并非第一批次,学生整体主动学习的习惯与能力都稍微偏弱一些。
“但是下一步的话,我想的是,怎么才能够把两者结合起来,既让他(学生)觉得有趣,又能深度思考。”袁佳慧说。
另一个改变的动力还在于,语文高中课标在去年年底发生了一次修订。修订后的版本在“基本理念”中提及,语文课程更加强调以核心素养为本,既要关注知识技能的外显功能,更要重视课程的隐性价值。继续引导学生丰富语言积累,同时促进学生思维能力的发展与思维品质的提升,要让学生在语言运用的学习中受到美的熏陶。
学生思维能力与思维品质、审美能力都是新课标中强调的培养目标若姜简介。袁佳慧觉得这也意味着对语文老师的要求更高了,难的是怎么触发学生真正的思考。
学生:应试压力大,读小说太奢侈

(白楠茁《边城》的课堂)
困扰语文老师的问题还有,怎么让学生喜欢并主动阅读。高考的应试压力摆在学生和老师面前,谁也无法视而不见。
北京老师们第一次集体备课时,有两位老师讲的是沈从文的小说《边城》。语文课本中只节选了几个章节,老师需要围绕选出的章节讲解。听完两位老师的讲课思路后,旁听老师提出疑惑,学生有没有读过这本小说。读与不读,关系着课堂的设计走向凌腾云,以及最终教学目标的达成程度。
北京育才学校语文老师王辉的设计是,以绘制人物关系图为线,串起整个课堂,让学生更快了解小说故事,再抽出讲解小说的写作技巧。北京市原海淀区语文教研室主任、特级教师田福春提醒她,重点从学生没有看过整本书来做准备,集中某几个章节设计。还有老师提出,先设计一些任务,提前交给学生,督促他们阅读。“没办法,现在小孩不怎么看书替死者说话,北京也一样,只能以任务的方式让他们读点。”他显得很无奈。
北京四中语文老师白楠茁抽出的线索是,小说女主人公翠翠的感情线秦皇纪,小夜曲葫芦丝通过设计寻找翠翠感情迹象的任务,引导学生细读节选的章节,进而讲解小说对人物内心的描写技巧。
杨建宇觉得,在学生没有读过整本小说的背景下,抽出小说中的爱情这个线索更可行一些。不讲抽象的艺术特色和人性光辉,就透过一点让学生感受一个人物潘艺心,产生自己的思考,最终有想读小说的欲望,这节课就算成功了。“给学生点感性的东西。”杨建宇说。
课堂上,学生被白楠茁的设计吸引,参与课堂任务的积极性很高。在白楠茁结合细节描写剖析翠翠细腻的少女情愫时,女生频频点头。整个课堂更像是一次情感体验课。
周少轩以前在教室里看到过《边城》这本书,翻了几页,但进入不了书中的场景,觉得枯燥, 又丢一边了。他初中喜欢读玄幻小说,情节诡异,抓人眼球,《边城》对他来说,太平淡了玫瑰之战。还有,他太忙了,来不及看长篇小说,到了高中他连玄幻小说都很少看了。“一天起码有四科作业牛宜顺。” 他强调道。
《边城》课堂的引导重新激起了他的兴趣,以前那些没注意到的细节让他有些吃惊,比如小说中对鸭子和黄狗的描写。“很好奇最终结果怎么样。”周少轩说,他决定暑假再读一读。
李子敏有着女生特有的细腻心思,“上完课后就特别想自己去写点什么,特别感兴趣那种电影镜头式的描写手法武安教师吧,主观镜头,客观镜头,很想尝试一下。”
她上学期把《边城》读了一半,因为临近期末考试,剩下的部分就一直搁置了下来。这次上《边城》之前,她和班里其他同学一起看了电影版。以前看小说时没感受到的情景,都被电影代入了,很多的人物心理也更能懂得了。她也准备把小说剩下的部分再看完。
安心、完整地读完一本小说对李子敏来说,有点奢侈。每周学校有一节自习课,学生可以自由阅读。在其他班已经将这节课并入语文课,讲课或做题时,李子敏的班里还在坚持纯作为阅读课。班级里有语文老师打造的书架和摆放的大量书籍,阅读环境算是相当不错。
尽管如此马延强,考试、作业的压力慢慢挤占纯粹的阅读时光。以前李子敏的班里要求每周写一次读书笔记,后来学业紧张,改为两周一次。到期末考试期间,笔记就不再写了。初入高中时,一下九科的学习负担让李子敏一度不能适应,一年后才渐渐掌握一些方法。但作业的负担却与日俱增,“语文、英语、数学,这三科肯定每天都有。”一开始写不完作业,三节晚自习结束后,她还要留在班里继续赶作业。
学校每周上六天课,她差不多一个月才回一次家。时间太短,回趟家作业就赶不完,“还不能跟家人聊聊天。”
语文老师袁佳慧感到过某种无奈,学生普遍把语文不太当回事,与其他学科大量刷题成绩提升明显相比,语文学科看起来学和没学短期内成绩好像差别不大。高一还有学生会挤时间看一些大部头的著作兽兽成双,但到了高二后,能坚持的学生已经非常少了。
另一种无奈是,到了高中再培养学生的阅读兴趣已经很晚了。对于语文老师来说,如何将高考文本与学生特点结合,能够在三年内把学生在一篇篇文本中训练的能力在高考中显现出来,似乎是更为紧迫的任务。
各个方面,体现地方老师们的无力感

(老师们的集体备课讨论)
对于教育,有时候老师所能左右的因素又很少。
李玲玉从北海其他中学赶到北师大北海附属中学听课。学生与老师在课堂上的积极互动让她印象深刻。但她马上就转回到自己班级的现实里,“我们班里70多个人,做不到这样全班参与。”
就语文教学来说,她认同平时应该多让学生看书,做读书笔记,但是一个老师改两个规模都在70人以上班级的读书笔记,工作量又实在浩大。“改作业耗费大量时间,又会挤占真正备课的时间。”李玲玉说道。
广西合浦县西场中学语文老师华才军连续三天赶来北海市听课。他同样被学生在课堂上积极的表达所惊讶,并总结,“跟老师的引导非常有关系。”教学中他确实有过很多困惑,比如怎么引导学生读书,用什么方式能够激发他们的兴趣,但一直没有得到更多的培训指导。他认真记下杨建宇提到的四种读书笔记的写法,感慨以前没有想到过这些方法。
他的教室里有一些往届学生毕业后捐赠的图书,暑假放假前,他叮嘱学生,可以带一两本回家读,结果书架上的书几乎没怎么动。他有点气馁,感到无力。
合浦县位于广西南端,南临北部湾,当地人多以渔业为生,做生意的偏多。华才军说,父母对孩子的教育期待相对没有北海其他地方那么强烈。这对老师在学校的教学有一些影响。
华才军曾经到一个学生家中家访聂慎儿,却被家长斥责,“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三缺一正好的时候来。”至今回想起这件事时,华才军的脸上仍然露出难以接受的表情。
田福春试图安慰他,“北京的教育资源也很不均衡,你们不着急,从小处一点点着手,让学生哪怕从写一个片段着手,慢慢有进步就行。”老师对老师更能感同身受。
升学压力、班级规模、学校管理体制、家庭教育,无不影响着教师的教学工作。作为教师,如何平衡外在压力的同时,兼顾探索课程本质与教学本质,或将是伴随职业生涯的长期命题。
(注:文中袁佳慧、周少轩、李子敏、李玲玉为化名)
本文作者:宁宁
芥末堆 记者
记录让人怦然心动的教育时刻。
RECOMMENDATION
推荐阅读
点击下列关键词阅读
课堂小测
中考改革
赴港上市
区块链培训
好未来财报
新东方在线
腾讯教育
音乐陪练
独生子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