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五常博客当你穿越人间,不再留恋繁华-陆芜晨

当你穿越人间,不再留恋繁华-陆芜晨


那天,夜的肃穆刚刚降临。母亲给我一个电话:“你大姑快不行了,我们在她家。你没回来,赶紧和她视频再见一面吧。”
我悲从中来,也有些怯弱,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行将远去的亲人。良久,我打开视频写实派玛丽苏。看见我的姑姑,人已消瘦,精神尚好。
我说:“姑姑,我最近太忙了,回不去看您哦。”她说:“你好好工作,我没有关系。照顾好宝宝。”我说:“姑姑,您能吃就多吃一点张五常博客。”她说:“最近太痛了,吃不下哈努曼奥特曼。”我说:“累了您就多睡觉吧。”她说:“太痛了,我睡不着。”
默默对视,我泪如雨下。姑姑红了眼,缓缓说:“那先这样吧,你照顾好宝宝,不用担心我,一定照顾好宝宝哦。”我无言,可是我有好多好多话想对她说懒人稻。可好久未见,不知她都想些什么,只怕任何一句话都显得唐突啊!
我想问:“姑姑,您怕去另外一个世界吗苍木マナ?”
我想拥抱她陈山外星人,抚慰她:“姑姑您不要担心,不要怕,听很多人说那个世界和这里是一样的。大家最后都去那里,只是早去晚去的区别而已。”
我想说:“姑姑蓝长腺珊瑚蛇,不用操心,儿孙自有儿孙福,您的儿女都大了,有什么事大家都能帮衬。”
……
死别!谁体会过年纪轻轻,就不得不与全世界诀别的感受?是不舍,是恐惧,还是难以言说的痛?

姑姑是个刚毅的妇人,总为别人着想,不怕自己吃苦。生下一双儿女,操不完的心。孩子的学习、工作和婚姻,愁个没完。姑丈赚的钱比任何亲戚都多,可她自己从不闲着,比别人还努力,日夜班轮换,不辞劳苦。
两年前,她被查出肺癌。辗转治疗,病情得到遏制,医生告知:只有五年可活。家人心照不宣地隐藏着这个秘密。谁知,不到一年,病情急转直下,癌细胞扩散龚睿娜,每天都要与死神抗争。过年时见她,已开始服用止痛药来缓解疼痛。
五月,病痛像炼狱一般折磨病人。从脚部开始,肿至上身井上朋子。身体完全无法动弹,需要打入大剂量的止痛针来“镇压”恶痛。最后两个星期,进食也无法继续,因长时间食物只进不出,脏腑已无法承受再多一点的食物。臀至背部已逐渐腐烂。止痛针也再也不起作用。夜里,她疼得忍不住大喊,谁也不忍心看她这样下去。
家人早已准备好安眠药,准备在她痛苦难耐时服下,以免受折磨。可最终,谁也不忍心。
想不到,她还是熬过了端午节。两个星期不吃不喝,身体如轰然倒塌的建筑,几乎只剩颓唐的躯壳。有时无意识地呓语,她的神魂已不知悠游至何处。一日入夜,她糊里糊涂用家乡话含她爸爸,我的爷爷前缘席慕容。“阿季邓兰秀波儿,阿季……”。那个曾经命途多舛的老人啸剑指江山,最疼她的人,早已先走十年。
是爷爷来带她走吗?没人知道。不知她的魂魄是否早已离开,一口气挂在那儿久久不舍咽下。偶尔听她痛苦地叫喊美啦张博。前些日还能叫唤一夜,后几日连叫喊的力气也没有了。
她太留恋这个世界了。留恋自己的儿女,留恋爱她的人。女儿涕泪横流,握着妈妈的手说:“妈,你放心地去吧。我们以后会好好的……”

人,还是走了。
我拖着生病未愈的身体,回乡奔丧。成年以来,第一次遭遇至亲之人离去,身体孱弱亦加重心中的感伤。思绪难平,心中哀恸。
再见到她,只是一张黑白照片,下面摆放着一方小盒子。照片上的她,眉头微锁,但平静慈祥。
她才四十八岁,年华正好。人们都说她苦了自己,一辈子没有出过县城。这个村庄并不闭塞,张威凯交通发达,经济也小康有余,她却从未出门远游。
人去灯灭,可偏偏恋恋不舍。她明白一个失去女主人的家已不再完整。她太操心了!明示暗示,告诉丈夫:那个临村的寡妇,是个未来可以替代她的好人选。她不肯委屈丈夫,亦想为儿女找个温和的后娘。
叮叮当当的乐器敲打了两日两夜,道士念念有词,念着人人听不懂的广东话,超渡亡人。年老的妇人一边把纸折成金元宝,一边对小辈讲起了传奇故事,她指着那座色彩艳丽的纸屋说:“我老头子托神婆告诉我,我烧给他的房子后门有个洞。我跟你们说哦,真是奇了怪,我以前烧给他的纸房子还真弄破过一个洞哦。”
夏日清晨五点,雾气未散。送葬的队伍缓慢挪动,纸钱漫天。亲人嚎哭、跪拜,走五步徐忠德,停一步滴血深宅。年幼时,看鬼片见到这样的场景,都会浑身哆嗦;如果行路时遇到这个阵仗,必定吓到腿软。可成年,置身其中,只有哀痛。
队伍走到村头的拐角处,女眷和长辈从原路返回。每人折一缕树枝,不得回头。听说,这样会让去的人不再留恋。
丧礼的酒席,就在当日中午,热闹丰盛。席间,一位陌生女子若无其事地坐下,旁若无人,连吃带拿。主事的人跑来询问,是否是姑姑娘家的亲戚,却没人认识。这个装疯卖傻毛苒,或者本就是个疯子的人,前来蹭吃,引来全村人围观。女子顺势展开了一场胡言乱语的演讲,被大伙儿当成笑料召唤兵团。悲伤的气息早已不见踪影,仿佛泪水和不舍,已成为往事。
人们纷纷说,姑姑派了一个疯子来逗笑大家。
彼时,正午,烈日灼灼,人间热气腾腾。
当您穿越人间,当您离繁华远去,世间还隐约留有您的传说。
姑姑,愿您在那个世界闲适安好,月朗风清。